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实践升华理论与理论掌握群众
来源:思想政治工作研究
党的90个春秋的历史经验表明,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具体实践的结合,不仅是双向的,而且是不断地相互作用的动态过程。这里的双向结合和互动过程的关键,是创造历史主体的人民群众的实践活动。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个涉及诸多方面、诸多因素和诸多关系的复杂系统工程。但是,就将它解读为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具体实践相结合这个根本理念来说,最重要的是两方面内容。一方面是要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运用于党的实践活动,解决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实践问题;另一方面又要将革命、建设和改革的极为丰富的实践经验上升为理论,使之马克思主义化,成为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不断总结广大群众的实践经验,并让理论掌握广大群众,进行 “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 的过程,既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基本经验,也是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发展的一条成功路径。

    实践经验的马克思主义化,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本源

    马克思主义理论是怎么来的?毛泽东在延安时曾做过形象生动的讲话。他说:马克思的马克思主义不是在学校里学来的。他在学校里学的是唯心论,是资本家的道理,是黑格尔、费尔巴哈那一套。但是,他出了校门,在德国、法国等处看书、看事。所看的事,有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打仗,有法国资产阶级革命、巴黎公社革命,还有英国劳工运动,这样就搞了个马克思主义出来。这段通俗的讲话,说明马克思主义来源于革命实践,来源于对无产阶级革命经验的科学总结。

    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初始理论 ——毛泽东思想是怎样产生的?它虽然继承了中国优秀历史文化,也借鉴了外国的先进文明成果,但最根本的是对中国革命丰富实践经验的总结。这是毛泽东思想的本源,也是所有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本源。毛泽东十分强调革命理论直接来源于革命经验,要求使中国革命丰富的实践马克思主义化。1941 年9月,他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指出:“我们反对主观主义,是为着提高理论,不是降低马克思主义。我们要使中国革命丰富的实际马克思主义化。”延安时期,以毛泽东为核心的中央领导集体对中国革命的丰富经验进行了科学总结,如刘少奇在七大指出的:毛泽东思想“是应用马克思主义的宇宙观与社会观——辩证唯物论与历史唯物论,即在坚固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的基础上,根据中国这个民族的特点,依靠近代革命以及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斗争的极端丰富的经验,经过科学的缜密的分析而建设起来的。它是站在无产阶级利益因而又正是站在全体人民利益的立场上,应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科学方法,概括中国历史、社会及全部革命斗争经验而创造出来,用以解放中国民族与中国人民的理论与政策”。改革开放以来,对毛泽东思想的定义一直强调毛泽东思想是被实践证明了的关于中国革命和建设的正确的理论原则和经验总结。十七大再次对毛泽东思想作了规范表述:“以毛泽东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结合起来,创立了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的运用和发展,是被实践证明了的关于中国革命和建设的正确的理论原则和经验总结,是中国共产党集体智慧的结晶。”

    邓小平对于改革开放以来的重大决策和理论发展也十分强调实践经验总结这一特点。他谈到农村改革时说:农村搞家庭联产承包,这个发明权是农民的。农村改革中的好多东西,都是基层创造出来,我们把它拿来加工提高作为全国的指导,制定了关于改革的方针政策。农村改革成功了,我们把农村改革的经验运用到城市,进行全面经济体制改革。不仅如此,整个改革开放以来走什么样的发展道路的选择也是总结了长期的历史经验而决定的。这就是他在党的十二大开幕词中讲的那段名言:“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我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走自己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就是我们总结长期历史经验得出的基本结论。” 因此,从十五大开始,邓小平理论就被定义为“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同当代中国实践和时代特征相结合的产物”。

    党的十七大对“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的理论概括也突出实践经验总结这一特点,指出:以江泽民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中,积累了治党治国新的宝贵经验,形成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是立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国情,总结我国发展实践,借鉴国外发展经验,适应新的发展要求提出来的。”

    中国共产党的发展历史表明,党的一代又一代领导人都非常重视总结实践经验。一个个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诞生,都是以实践经验的马克思主义化作为其本源的。这是中国共产党的一个特点,也是中国共产党的一个优点。它对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发展,对于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创新具有重要意义。

    理论掌握群众,使之成为改变中国的强大物质力量

    马克思说过: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这虽然讲的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特性,但实际上马克思主义的全部理论都具有这样的品格。马克思主义既然不只是解释世界,而主要是改变世界,即推翻旧世界、建设新世界的理论,那么这个任务就不是少数哲学家、理论家和政治家、革命家们等精英人物能胜任的,而必须依靠广大群众,动员千百万人民来参与。这就要将理论交给群众,让群众掌握理论,使之成为他们手中的武器。马克思说得好: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但是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所谓彻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马克思主义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揭示了人类历史发展规律,特别是资本主义社会特殊运动规律的理论,所以它必能

    动员群众,并为群众所掌握。马克思、恩格斯在认识人民群众和革命理论的关系后,深刻地阐发人民群众是创造历史的主人的思想,创立了作为历史唯物主义基本理论的群众史观。正是这个群众史观,使马克思主义革命理论不断为群众所掌握,变成推翻旧世界、建设新世界的强大物质力量。

    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坚持群众史观,既让群众掌握马克思主义,又让马克思主义掌握群众,使其创造历史的活动由自发上升为自觉,从而更具主动性和创造性。毛泽东在1963年5月指出: “代表先进阶级的正确思想,一旦被群众掌握,就会变成改造社会、改造世界的物质力量。”这是上述马克思的话的中国版。从毛泽东到胡锦涛的历届中央领导,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事业,使神州大地能发生革命胜利、建设有成、改革腾飞的巨大变化,就在于紧紧地依靠中国人民,使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成为了改造中国的强大物质力量。

    以毛泽东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让马克思主义理论掌握群众,使之成为改造中国的强大物质力量,主要有这样几点:

    一是对马克思主义的群众史观作了进一步提升,强调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真正强大的力量属于人民;规定党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它的一切言论行动必须以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最大利益、为最广大人民群众所拥护为最高标准,更加明确了让马克思主义掌握群众和让群众掌握马克思主义的目的性。

    二是鲜明地提出有无群众观点,是共产党同其他非无产阶级政党的根本区别,并对群众观点作了精辟概括,即一切为了人民群众的利益的观点,一切向人民群众负责的观点,相信群众自己解放自己的观点和向人民群众学习的观点。这样系统的群众观点,就是党的群众路线理论。这样解读的马克思主义,就是“在群众生活群众斗争里实际发生作用的活的马克思主义”。它为让马克思主义理论掌握群众,使之成为改造中国的强大物质力量奠立了深厚的理论根基。

    三是形成了一整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群众路线工作方法,即“将群众的意见(分散的无系统的意见)集中起来(经过研究,化为集中的系统的意见),又到群众中去作宣传解释,化为群众的意见,使群众坚持下去,见之于行动,并在群众行动中考验这些意见是否正确。然后再从群众中集中起来,再到群众中坚持下去。如此无限循环,一次比一次地更正确、更生动、更丰富”。这个工作方法,实际上是宣传群众、组织群众、让马克思主义理论掌握群众,使之成为改造中国的强大物质力量的根本方法。

    四是重视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强调革命理论是一切革命者都应当学习的科学,应当使理论联系实际,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解决革命和建设中的问题;大力倡导将马克思主义通俗化、普及化,特别是要求让作为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从哲学家的课堂上和书本里解放出来,使之为广大干部和群众所掌握,变为他们的锐利武器,以更好地实现物质变精神、精神变物质的飞跃。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以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也努力让马克思主义理论掌握群众。这表现在很多方面,其中最重要的:

    一是根据对探索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经验教训的总结,更加强调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当代中国实际和时代特征相结合,强调社会主义必须是切合中国实际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十七大将改革开放以来所有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成果,统称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这为让群众掌握马克思主义有了更为直接的指南和更加明确的方向。

    二是根据广大人民群众还不太富裕,在欠发达地区连温饱问题都没有解决的实际情况,强调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大力发展生产力的社会主义;是通过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裕起来,先富帮后富,不断缩小穷富差别,最终达到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是以人为本,科学发展,完善民主法治,构建和谐社会,实现社会公平和正义的社会主义等。基于这样的认识,党制定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和一系列基本政策,都立足于让广大人民群众尽快摆脱贫穷、走向富裕,脚踏实地奔向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从而能更好地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最大利益,让马克思主义理论特别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掌握广大人民群众,使之成为改造中国的强大物质力量具有极为广泛和深厚的群众基础。

    三是根据新的历史条件下出现的新情况,更加强调对马克思主义的信念教育,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凝聚力量,用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鼓舞斗志,用社会主义荣辱观引领风尚,为以马克思主义为代表的先进思想文化成为改造中国的强大物质力量发挥重要的政治优势和思想保证作用。

    四是根据改革开放的新形势,让思想政治教育和理论宣传工作不断与时俱进,努力把先进性的要求同广泛性的要求结合起来,弘扬主旋律,提倡多样化,既尊重差异、包容多样,又有力抵制各种错误和腐朽思想的影响,让马克思主义理论掌握群众的宣传教育,润物无声,潜移默化,形成团结和睦、积极进取的精神家园。从而最广泛地团结全国各民族、各阶层人民,为改造中国凝聚最强大的物质力量。

    中国共产党90年的历史,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实践中,不断地使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掌握群众,使之成为改造中国的强大物质力量的历史。因此,大力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不断总结实践经验,让马克思主义理论和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牢牢地掌握群众,这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要素。

    (石仲泉  作者: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

本文查看次数: 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