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怎样的幸福
来源:思想政治工作研究
 幸福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最近,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刘云山在接见雷锋传人郭明义事迹报告团时强调,要大力弘扬郭明义助人为乐的幸福观。这再次激起了人们对什么是幸福的关注与探讨。刘云山指出,幸福观与人生观、价值观紧密相联,有什么样的幸福观就有什么样的人生追求。郭明义的幸福观就是助人为乐,坚信奉献使人快乐、助人使人幸福。开展向郭明义同志学习活动,就要在全社会大力弘扬助人为乐的幸福观,引导人们正确认识幸福、追求幸福,通过奉献和付出,通过爱心和善举,在帮助他人、温暖他人中找到真正的快乐、获得人生的美满。为此,本期专题策划围绕幸福话题展开讨论,分析以郭明义为代表的助人为乐幸福观样本、中国传统文化幸福观、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的幸福观以及幸福指数与社会发展等问题,探讨幸福与德育工作、思想政治工作的内在联系,希望为广大读者全面深刻理解幸福并进一步做好思想工作产生新的启发。

    幸福八问

    ——四位知名学者谈幸福

    嘉宾:

    ◎张颐武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文化学者 ◎葛晨虹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伦理学重点研究基地常务副主任 ◎樊富珉 清华大学心理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香港大学心理辅导研究中心主任 ◎刘汉洪 湖南省地质工会主席,北京大学人本管理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被媒体誉为“快乐之父” ◎主持:本刊记者 吕其庆 近年来,关于成功路径的所谓“成功学”的书籍虽然已经引起了相当的争议,但还始终是热销的。而对于幸福的探讨更是激发了广泛的关注。刚过去的一年,幸福始终在夺人眼球,先后有 《老马家的幸福往事》、《老大的幸福》等电视剧,以及《幸福晚点名》、《幸福魔方》等综艺节目登陆荧屏,白岩松的新书《幸福了吗?》甫一出版即形成了相当的影响。为什么幸福会成为当今社会强烈讨论和关注的焦点?造成幸福缺失的因素有哪些?个体如何获取幸福?社会如何树立正确的幸福观?围绕这些话题,我们请到四位在各自领域有一定影响力的知名专家,分别从文化与价值理念、哲学与伦理道德、心理与快乐教育等不同角度来叩问幸福。一问:“幸福”为何现在这么受关注?

    “成功”与“幸福”这些话题,为什么成为当今社会强烈讨论和关注的焦点,为何会产生这种群体社会心态?

    樊富珉:我认为有以下三点原因:首先,这与我国经济、社会不断发展的大背景有关。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自我意识的觉醒,人们更加倾向于追求尊重、自我价值的实现。正如心理学家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所指出的,当生存和温饱不再成为制约人的首要问题、基本需求的张力减小之后,尊重与爱的需要、自我实现的需要开始占据主导,人们开始更多关注成功与幸福。其次,任何一个问题能够成为热点,必然存在着各种争议和不确定性。一种流行的观点认为,成功就是幸福。这种观点之所以流行,主要的一个原因是它与大众的很多日常经验相吻合——人们总是从媒体、影视作品和人际圈中目睹事业成功人士过着一种体面的生活,由于人们总是对于自己经验之外的生活充满向往,因此很容易会认为成功人士享受着无与伦比的幸福,从而将成功和幸福画上等号。最后,由于当前社会处于转型期,存在着一些社会分配不公、权力缺乏制衡、社会流动性固着等问题,使得很多人对成功和幸福的关系产生了极端化的理解,一种表现是仇富和仇视权威,另一种表现为对金钱、权力和声望的病态追逐。

    这些心态和认识所引发的一系列社会现象,在引起巨大的社会关注的同时,也颠覆和动摇着人们传统的价值观。这些错误的认识不但使得个体在追逐幸福的道路上南辕北辙,更影响了国民整体幸福感的提升和社会健康稳定的发展。

    二问:幸福快乐到底从哪里来?

    幸福是人类一种既古老又永远恒新的追寻目标。追求人生幸福,本身没有什么不当之处,问题在于应该追求什么样的幸福,幸福快乐的本质是什么,源头在哪里?

    葛晨虹:关于幸福的理解,在人生伦理上是很复杂也很多元。一切时代的思想家们都做过探究并得出自己的结论。其实人生幸福的探究未必只是思想家们的事,也是每一个现实生活中的人所必须明白的问题。不论幸福的定义有多少种,对于幸福是人的需求得到满足时的快乐感受和体验这一点,是基本得到人类思想家共识的。人的需求不一样,人生价值设定不同,幸福和快乐的感受和追求也就完全不同。一个百万富翁有可能烦恼痛苦很多而幸福感觉很少,而一个非常渴的人仅仅喝到他要喝的水可能就会体验到莫大的幸福。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哲学家们认为许多时候幸福在于人的主观感受。当然我们也不主张把幸福完全定义在人的主体感觉方面,幸福不是一种可以远离自然物质条件而纯粹由主观生成的东西。幸福快乐的感受是建立在所需求的对象获得满足的基础之上。离开了一定的客观条件,奢谈幸福也是不可能的。幸福必须是人的主观感受和客观条件结合的产物。只不过在这个主客体关系中主体是更为积极主动的一面。真正的幸福应该使人的物质欲望和精神追求都得到满足,生存需要的满足,社会交际生活中人际尊重需要的满足,还有人生价值的实现需要的满足等等。

    三问:金钱能换来幸福么?

    根据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欧洲各国中幸福感最低的是法国人,而在亚洲幸福感最高的不是经济发达程度最高的日韩,而是印度人。就中国的情况而言,农村人的幸福感普遍比城市人高,尽管城市的人均收入比农村高出三倍多。通常经济增长速度快的国家,人们的幸福感偏低。这就是被世界经济学家称之为幸福悖论的现象。那么,幸福感的获取与金钱财富等物质条件到底存在什么关系?

    刘汉洪:我认为,钱并不等于幸福快乐。据相当多的研究显示,平均而言,有钱的人比没钱的人更为快乐,人均收入高的国家的人民也略为快乐。但这些作用不是很大。例如新加坡的人均收入是印度的82.4倍,以购买力折算也有16.4 倍,但这两个国家的人民快乐水平却一样,也都比人均收入更高的日本高出许多。美国的人均实际收入(即扣除物价上涨因素)从上世纪 40年代至今增加远超一倍半,但快乐水平并没有什么变化。在我们中国,情况也差不多,我们的整体收入水平普遍提高,但快乐指数的提高仍有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这与人们的快乐观与快乐的本质属性也有关系。从快乐的适应性、比较性看,就能从某个方面说明“幸福悖论” 现象。快乐的适应性是指,一旦快乐得到满足之后,就会失去原先的吸引力,这是由人天生的生理免疫系统所决定了的,也符合经济学上的边际效应递减原理。同时,快乐是相比较而言的,不仅与自己过去比,更会与他人比。虽然他的收入增加了,可能别人比他增加更快、更多。并且有一种现象,因为对快乐的过高期望,人们往往认为他人的收入增加总比自己更理想,这可能也是造成快乐感增加不明显、甚至下降的原因。

    还有就是,人们的快乐感是一个复杂多变的感应系统。金钱与财富增加了,可能因此产生的健康状况、精神压力、环境恶化、公平秩序、人际关系、家庭亲情等方面的矛盾也更加突出,构成快乐本质的和谐平衡,包括人自身、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关系受到冲击和挑战,这就自然使人们快乐水平的提高受到制约。要增加我们的快乐感,就要在科学追求财富的同时,树立正确的快乐价值观,在积极调整客观外在的综合平衡的同时,重点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实现内心的和谐平衡。这是因为:和谐是幸福快乐的本质。

    四问:通往幸福的路,为何变得越来越拥挤?

    成功和幸福的价值取向是否就等同于拥有更多的财富和更高的社会地位?

    张颐武:显然答案不可能是肯定的。因为“成功”和“幸福”不会仅仅是一种狭隘和刻板的观念,而是取决于个人对于社会的认知和理解,取决于个人的自我选择和价值观的。它的答案往往相当多样和丰富,在不同的社会和文化中也有不同的理解,不同的人也会有不同的理解。但现在我们社会中的焦虑感往往来自对于这些相对主观和多样的价值的一种简单化的诉求。如对于成功的概念,人们常常就把它理解为有名有利。对于幸福也往往理解为个人欲望的更多满足,虽然这些并非社会价值的主流,人们在公开的空间中对于这样的表达也多有异议和批评。但它也随着消费文化的盛行和生活的复杂化而潜移默化地形成了一种相当有影响力的存在。如许多成功学的书籍所渲染的无所不为的成功理念和潜规则式的向上爬的技巧,都对于年轻人有相当的影响。同时,渲染幸福就是财富,就是奢侈阔绰的生活等观念也有意无意地对于年轻人形成了相当大的压力。应该说,这样的价值观的问题,就是将“成功”和“幸福”转化为一些极为狭隘和刻板的观念,极大地压缩了生活的多样的选择和多样的可能性,让人们涌向一架独木桥。如果只有一种单一的价值,在人们的感受中,所谓成功就是一切,所谓失败就一无所有,那么正当的追求往往就会变成恶性竞争,社会也会变成由“丛林法则”主导的社会。这样一方面会加重所谓失败者的失落和焦虑,让他始终愤愤不平,另一方面也加大了社会的分歧和鸿沟,形成许多负面的问题。往往会造成社会发展迅速,人们都从中受益,但人们的相对感受却相当负面的情况,对于社会形成冲击。

    五问:幸福快乐的人有没有痛苦?

    有些人总是快乐的,是不是他们没有痛苦?

    刘汉洪:人生不可能没有痛苦,没有痛苦就不叫人生。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不知什么叫痛苦,一种是还不喑世事的小孩子,一种就是失去了正常思维能力的人,像植物人之类,除此之外,所有的正常人都会有喜怒哀乐忧恐惊等丰富的情感。正如人们所言:勇士不是没有眼泪,只是含泪还在奔跑;英雄不是没有欲望,只是不做欲望的奴隶;男人不是没有哭泣,只是有泪不能轻弹;强人不是没有压力,只是善于化解压力;快乐的人不是没有痛苦,只是总能战胜痛苦。所以说,正常的人就会有不同的情绪表现,关键要靠我们自己做好自我调整,尽量保持快乐的主导情绪。

    快乐是比较出来的,人生是历练出来的。只有经历过苦难的人,才会更珍惜幸福,更懂得快乐,更知道关心和帮助别人。所以说,挫折就是存折,不幸也是万幸,昨天的苦难就是明天最宝贵的财富,这是千真万确的金玉良言。

    六问: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幸福观?

    从个体而言,什么样的心态更容易获得幸福感?何为科学的幸福观?

    刘汉洪:按快乐的要素来看,获取幸福感,个体需要的是:身心健康、家庭幸福、自我价值实现、经济收入和亲情及良好的人际关系。快乐按其需求动机分类,可以分为生理之乐、心理之乐、真理之乐和伦理之乐,且交互存在。我们的古人则认为,快乐有三条途径,即:知足常乐、自得其乐和助人为乐。

    郭明义所追求的就是助人为乐,一种高尚的伦理之乐,是最值得全社会学习和追求的大幸福、大快乐。现年52岁的郭明义,在鞍钢工作的28年里他收入29万元,捐献了12万元。各种补贴一分不留捐了,各种奖金、慰问金全都捐了,所有奖品、慰问品也捐了。“只要有益于党和人民的事,我就要天天做,每做一件,就有一股幸福感涌上心头,越做越有劲!”这就是郭明义幸福观的最真实写照。它也是完全符合幸福快乐的科学原理的。

    七问:社会需要倡导什么样的幸福观?

    从社会角度而言,我们应该提倡和崇尚什么样的幸福观?

    张颐武:我认为社会对于成功和幸福的观念应该有更为明智和丰富的观念。这既需要个体在这些观念上有更丰富的选择,也需要媒体和公众在这些观念的认知上有更高尚和更通达的理解。社会应该让个体知道,成功的路有千条万条,幸福的生活也有不同的选择。这其实也需要社会从传统的伦理和西方的伦理中吸取有价值的因素,在中国大历史条件下对于成功和幸福有更深入的探讨和形成更丰富的认知,也需要社会有更多的出口和获得肯定和支持的不同路径,让成功和幸福的选择多样化。

    葛晨虹:和谐社会的重要指标之一,就是让人民群众有幸福感。建设让人民群众有幸福感的社会,是我们国家的责任和目标,也需要全体社会成员一起努力。有什么样的人性观、人生观,就会有什么样的幸福观。人性必须基于生物的、精神道德的、理性意识的、社会的等完整规定性之上。我们必须在综合人性观基础上确立我们的幸福观。人的幸福首先不能仅仅确立在感官快乐上。我们应当追寻一种基于自然物欲又超越自然物欲的持久的心灵快乐和精神幸福。同时,个人的幸福追求必须和他人幸福、社会幸福和谐一致。比如人为了获得爱的幸福,就应当爱他人爱社会,因为他人和社会是他存在和快乐幸福所必需的。也就是说,人们的幸福是彼此相联系的。在这个意义上,幸福和人们的德性有关。郭明义道德精神有一个特征,即以公民个体的力量积极扶危助困,关爱他人幸福。十多年来,郭明义捐款10 多万元,资助了180多个孩子。在郭明义的精神世界中,他已完全把 “小我”幸福化在了“大我”之中,别人的困难就是他的困难,别人的快乐就是他的快乐。在麦金泰尔批评当今西方社会物欲横流,呼唤回归人类美德时,郭明义的幸福观及其美德形象给这个时代抹出了一片亮色。

    八问:谁来教我们幸福和快乐?

    我们的幸福感下降,这与我们当下的教育有关系吗?什么样的教育更能够让我们幸福快乐呢?

    刘汉洪:我们的幸福感下降,的确与我们的教育有着密切的关系。想一想,从小到大,从家庭,到学校,到社会,我们除了获得了怎么挣钱、怎么读书、怎么成功的教育以外,有多少是教我们怎么获得幸福快乐呢?很少!传统的成功教育,往往有些急功近利,甚至追求一夜成名、一日暴富、一步登天,甚至不惜以牺牲健康和生命为代价。竞争激烈、斗争强烈导致情爱、亲爱、友爱、仁爱严重缺失。西方百年的科学管理有驱逐东方千年的人文管理的趋势,其恶果是:管理之中见物不见人、见钱不见情、见商不见文、见术不见道。这样一种社会环境,自然使幸福感大打折扣。

    所以,无论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都应该深刻反思。所以从现在开始,要提高人们的幸福指数,所有的教育工作者都要真正成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而不是人类大脑的工程师,给人心灵营养才应该是第一位的。

    幸福的当代样本之李玉坤

    63岁的李玉坤是山东省文登市环境卫生管理处的一名清扫工。十几年来,不仅捐献自己的工资收入,而且将捡废品所得全部捐助他人,累计爱心捐款10多万元。在无私奉献中,她也找到了人生的幸福坐标。据文登市环卫处粗略统计,自1999年以来,李玉坤至少捐助过1.. 4个贫困学生,捐款额在8万元以上,仅给《威海晚报》报道过的贫困学生捐款就达2万多元,而她近十年的年平均工资还不足6千元。 李玉坤热心公益事业近乎 “疯狂”,很多人难以理解。她到底图个啥?李玉坤说:“我曾得到社会的帮助,就应回报社会。”10多年前,李玉坤的丈夫和母亲先后患病,全家陷入困境。给丈夫治病期间,她得到了许多好心人的扶持。正因为在自己人生困难的时候受过别人的帮助,李玉坤更能感受到爱心的力量。为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她甘于清苦,不图回报,传递着人生大爱。1999年,李玉坤在文登的春节晚会上看到十几个特困生受到政府资助步入大学校园后,李玉坤萌发了资助贫困学生的想法。随后她就把自己业余时间刻花边积攒下准备还债的.. 1200 元捐给了温暖工程,用于救助贫困生。当地领导得知李玉坤的情况后,奖励给她2000元钱,李玉坤再一次捐给了温暖工程。当时,市建设局考虑到她的晚年没有生活保障,专门拨付给她5万元养老金,李玉坤又是分文不剩地捐给了贫困生。为了拓宽获取信息的渠道,捐助更多的贫困生,李玉坤专门订阅了报纸,只要报纸一刊登灾情或是贫困生的消息,她就马上伸出援手。2008年汶川地震后,李玉坤主动联系救助了绵阳4名儿童,每年捐款助学4000元,而且经常抽出时间给他们写信。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对于李玉坤来说,别人的难处永远大于自己的困难,别人的快乐就是自己最大的安慰。每一次奉献爱心都是一种幸福,这种幸福使她忘记疲劳,忘了自我。李玉坤说:“要能帮助困难家庭和困难学生解决点困难,我就感到很幸福。”

本文查看次数: 1066